能付出是一種福報~佛館義工D40


開學第一週,新接班兵荒馬亂又求好心切,整個累到不行,果然身體就開始出狀況,眼睛常無法對焦,遺傳的僵直性脊椎炎蠢蠢欲動,週四晚就閃到腰了...

週五白天好多了,沒想到下班回家後,突然愈發嚴重,僵硬感無法彎腰,痛感讓我舉步維艱,彷彿又回到剛從玉山登頂後的情形...。我只能在家的佛菩薩前祈願身體快點好,不然週日無法去當義工。還好,週六早上感覺恢復六成,週日起床恢復八成,才能到佛館執勤。


好像三個月有吧,我都是在地宮服務,週日這天奉派到宗史館,一起執勤的師姊水壺上的 logo 非常眼熟,仔細一看,是母校高應大(高雄工專),原來師姊是高應大的職員,這一聊,高應大體系的佛館義工還有王教授、曲教官、薛組長,加上師姊和我,已知就有五人,還真有緣。


自己為何寧願沒有全部恢復健康就來當義工,卻不願偷個懶順勢休息安養一次?
想想,一則是報恩,一則是充電。
一年前,參拜佛牙舍利,讓我彷彿從茫茫苦海載浮載沉幾欲窒息中,攀到一塊得以喘息安身立命平心靜氣的浮木,陪我度過人生低潮,我終身感懷這點,所以來當義工報佛恩。其次,佛館佛法僧的好磁場,好像可以釋放負能量,吸收到正能量,所以很歡喜來充電。而且,今天我有能力來當義工付出,代表我健康無虞、家人支持、經濟狀況都還過得去......,這是多麼幸福的,不是嗎?

所以我想,有能力付出就是一種福報,感恩諸佛菩薩給我這個能力!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